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舞亭墨主的博客

业精于勤,荒于嬉;行成于思,毁于随。大方无隅,大器晚成。大音希声,大象无形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学高级教师,国家一级健身操指导员,高级形象设计师,《中国名家艺术报》编委,湖北书协会员、湖北女书家工作委员会委员,湖北教师书协理事,黄冈市楹联学会常务理事,黄冈巴河文化学会理事,黄州书协副主席,黄冈市劳动模范,黄冈总工会女工委员会委员。其书法作品曾被台湾、黄冈博物馆等机构和个人收藏,艺术简历和书法作品被《中国名家艺术报》、《书法报》推介,多次获全国省市各级书法奖项,被文化部教育部授予“最佳书法指导老师”。敬畏自然,敬畏生命,崇尚科学,崇尚艺术,珍惜时间,珍惜拥有,热爱工作,热爱生活,善待自己,善待朋友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书论集萃200则!【书法理论】  

2015-03-02 22:09:46|  分类: 翰墨丹青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图文:网络    编辑:無為居士
 

书论集萃200则!【书法理论】 - 無為居士 - 聚美齋

 

(1)古之善书者多寿,心定故也。人能定其心,何事不可为。

(2)书法亦就佛法,始于戒律,精于定慧,证于心源,妙于了悟,至于极也,亦非口手可传焉。

(3)内典《金经》云:“非法非非法。”书家悟得此诀,何患食古不化。

(4)惟笔软则奇怪生焉。——蔡邕《九势》句

(5)清心寡欲,字生精神,是亦诚中形外之一证。

(6)渣滓去,则清光来,若心地丛杂,虽笔墨精良,无当也。故扬子云:字为心画。

(7)昔人有联语云:夫复何为,莫非自然。真至理名言也。作书亦当知此意。

(8)气盛,则言之短长与声之高下皆宜。书亦如之。

(9)“振衣千仞岗,濯足万里流。”作书须有此气象。而其细心运意,则又如穿针者束线纳孔,毫厘有差,便不中窍。

(10)明窗净几,笔墨精良,于时抽纸挥毫,以绘我胸中之所有,其书那得不佳!若人声喧杂,纸墨恶劣,虽技如二王,亦无济矣。

(11)一部《金刚经》,专为众生说法,而又教人离相。学古人书,是听佛说法也。识得秦汉晋唐书法之妙,而会以自己性灵,是处处离相,得成佛道之因由也。

(12)每日焚香静坐,收拾得此心,洁洁净净,读书有暇,兴来弄笔,以自写其性情,斯能超乎象外,得其寰中矣。惜余未之能也。

(13)作字须敬,非仅欲字好,即此是学。味明道此语,谓作字能主一无适,是亦收放心之一法。

(14)摹古之法,如鬼享祭,但吸其气,不食其质。

(15)心粗气浮,百事无成。书虽小道,亦须静定。

(16)冷看古人用笔,勿参以杂念,是亦收放心之一法。

(17)离形得似,书家上乘。然此中消息甚微,不可死在句下。

(18)黄山谷曰:“诗不可凿空强作,待境而生,便自工耳。”余谓书亦不可凿空强作,神与古会,便自工耳。

(19)握笔之法,虚掌实指。指聚则实,指实则掌自然虚。

(20)死指活腕,书家无等等咒也。指死则笔直,腕活则字灵。

(21)逆笔起,最得势。褚河南书,都逆起,隶法也。

(22)字须笔笔送到,到笔锋收处,笔仍提直,方能送到。

(23)作楷须明隶法,作隶切忌楷气。作隶须有万壑千岩奔赴腕下之气象。

(24)用笔最忌妄发笔力。笔锋未着纸,而手已移动,则浮而轻,盖力在外故也。

(25)“水流心不竞,云在意俱迟。”此两句极尽书法之妙。意到笔随,不设成心,是上句景象也;无垂不缩,欲往仍留,是下句景象也。

(26)初学临书,先求形似,间架未善,遑言笔妙。

(27)作楷最重宾主分明。譬如写一“日”字,左竖为宾,宜轻而短;右竖为主,宜重而长;中画为宾,宜虚而婉;下画为主,宜实而劲。

(28)笔须凌空,固也。然学者误会斯语,每走入空滑一路去。必曰气空笔实,方能无弊。

(29)无垂不缩,欲往仍留。《兰亭》之妙,尽乎此矣。

(30)书贵熟,熟则乐。书忌熟,熟则俗。未能画平竖直而遽求神妙,是犹离规矩以求巧,非吾所敢知也。

(31)书贵熟后生。

(32)书无定法,莫非自然之谓法,隶法推汉,楷法推晋,以其自然也。唐人视法太严,故隶不及汉,而楷不及晋。

(33)学楷宜由唐而晋,隶则非汉不可。

(34)汉隶笔笔逆,笔笔蓄。起处逆,收处蓄。

(35)初学,但求间架森严,点画清朗,断勿高语神妙。

(36)字之纵横,犹屋之楹梁,宜平直,不宜倾欹。

(37)笔画极繁之字,当促其小画,展其大画。如《九成宫》“凿”、“鉴”、“台”、“萦”等字皆是。

(38)古碑贵熟看,不贵生临,心得其妙,藉笔以达之,方能神似。

(39)意居笔先,形随法立。

(40)不贵多写,无间断最妙。

(41)宾主、操纵、开合、虚实、顺逆诸法,可以语人。外此,则欲语不得,有语反惑。

(42)既曰分间布白,又曰疏处可走马,密处不透风,何其言之不相谋耶?不知前言是讲立法,后言是论取势,二者不兼,焉能尽妙。唐代北海、河南书,真是善于取势者。

(43)欲知后笔起,意在前笔止,明乎此,则笔笔呼应,字字接贯,前后左右,自能一气相生矣。

(44)疏势不补,密势补之。《九成宫》“圣”字上画,“舜”字下点,皆补法也。若“乃”、“力”等字,左上右下皆缺势,无可补。

(45)笔法尚圆,过圆则弱而无骨。体裁尚方,过方则刚而不韵。

(46)熟能生巧,凡事皆然。书未熟而专事离奇,魔道也。弄巧成拙,不如守拙。

(47)学者始由不工求工,继由工求不工,不工者,工之极也。庄子曰:“既雕既琢,复归于朴。”善夫!

(48)秦汉之书,其巧处可及,其拙处不可及。

(49)强毫弱纸,强纸弱毫,刚柔相济,书乃如志。

(50)工夫深,结体自稳;天姿好,落笔便超。

(51)渣滓未净而遽言浑厚,不可也。须俟笔无点尘,微嫌薄弱,乃向浑厚一路写去,方妙。

(52)字心贵聚,不可并头

(53)蝇头楷宜用大笔提空写,势乃开展。

(54)字越小越要清晰,稍留纤毫渣滓不得,作小楷,宜清而腴。笔头过小,虽清不腴。

(55)工夫深,虽枯亦润;精神足,虽瘦亦肥。

(56)晋人书,形不贯而气贯;唐人书,形气具贯。

(57)唐代诸贤,运笔有静躁之分,立体有夷险之别,实则殊途同归,无所分别。

(58)欧书用笔,不方不圆,亦方亦圆。学者欲其方,易板滞;欲其圆,易油滑。此中消息,最宜微会。

(59)唐人严于法,所谓法者,不过左顾右盼,前呼后应,笔笔断,笔笔连,以及修短合度,疏密相间耳。

(60)欧书貌方而意圆;褚书貌柔而意刚;颜书貌厉而意和。

(61)临汉碑宜有石气,然非拳曲之谓也。问:何谓石气?曰:不可说。

(62)颜书极神妙,以深墨重笔效之,辄不合度。问:神妙何在?曰:凡学人所不能到处,即其神妙处。

(63)学汉魏晋唐诸碑帖,须各各还他神情面目,不可有我在,有我便俗。迨纯熟后,会得众长,又不可无我在,无我便杂。

(64)古碑无不可学,如北朝诸摩崖,手不能摹,可摹以心。心识其妙,手亦从之。

(65)李北海书,每字上半右边皆极欹,至末画两边放平。欹故峭,平故稳,不独北海为然,北海其尤显者也。与其肥也宁瘦,与其肆也宁谨。

(66)褚书高明,欧书沉潜。学欧不成,刻鹄类颊鹜;学褚不成,画虎类狗。

(67)唐碑最难学,一画有一画之步位,一字有一字之步位。一画走作,即为一字之累;一字走作,即为通幅之累。若汉与六朝,自可因失得救,因难见巧,非若唐碑之一无假借也。

(68)汉隶为篆、楷中间过脉。《石门颂》篆意多;《西狭颂》楷意多。

(69)正书居静以治动,草书居动以治静。

(70)行书有真行,有草行。真行近真,而纵于真;草行近草,而敛于草。

(71)书家无篆圣、隶圣,而有草圣。盖草之道千百万化,执持寻逐,失之愈远,非神明自得者,孰能臻于至善耶。

(72)颜书贵端,骨露筋藏;柳书贵遒,筋骨尽露。

(73)山谷擘窠书,学《鹤铭》,瘦劲清栗,真出铁石手腕。

(74)临书,易得意,难得体;摹书,易得体,难得意。

(75)心能转腕,手能转笔,书便能如人意。

(76)不熟则不成字,熟一家则无生气。熟在内不在外,熟在法不在貌。

(77)学一家书,知其好不知其恶,学诸家书,好恶了然矣。

(78)不见真迹,不知妙境;不观古刻,孰辨败笔。

(79)字有三品,曰庸,曰高,曰奇。庸之极致曰时,高之极致曰妙,奇之极致便不可知。

(80)古人法书,篇有篇法,行有行法,字有字法,画有画法,是以名帖,只字半行不可苟且。

(81)好古不知今,每每入于恶道;趋时不知古,侵侵陷于时俗。

(82)字熟必变,熟而不变者,庸俗生厌矣。字变必熟,变不由熟者,妖妄取笑矣。

(83)初学书,先须大书,不得从小。

(84)钟太傅云:多力丰筋者胜,无力无筋者病。卫夫人云:意在笔前者胜,意在笔后者败,二语皆佳绝。

(85)有功无性,神采不生;有性无功,神采不实。

(86)小心布置,大胆落笔。

(87)结字因时而转,用笔千古不易。

(88)篆字必须正锋,须用饱笔浓墨为之。

(89)学篆字必须博古,古器之款识,神气敦朴,可以助人。

(90)篆书中小篆、真书中小楷,非强纸不可。二体行笔,不得急就故耳。

(91)未曾从事于汉隶,而欲识晋唐楷法,恐数典忘祖,终不济事。

(92)晋唐媲美,晋以韵胜,唐以力胜;晋人法度,难以揣摩,唐人法度,历历可数。

(93)智永、世南得宽和之量,少俊迈之奇。

(94)欧阳得秀劲之骨,而乏温润之容。

(95)颜柳得庄严之貌,而失之板。

(96)李北海得豪挺之气,而失之疏窘。

(97)过庭得逍遥之趣,而失之俭散。

(98)旭、素得超逸之兴,而失之怪。

(99)米元章书得纵逸之致,惜时有谐笔。

(100)赵孟頫得温雅之态,然过于妍媚。

 

书论集萃200则!【书法理论】 - 無為居士 - 聚美齋

 

(101)言,心声也;书,心画也;声画形,君子小人见矣。声画者,君子小人之所以动情乎。——扬雄《法言》句

(102)夫书肇于自然,自然既立,阴阳生焉;阴阳既生,形势出矣。——蔡邕《九势》句

(103)藏头护尾,力在字中,下笔用力,肌肤之丽。故曰:势来不可止,势去不可遏,

(104)凡落笔结宇,上皆覆下,下以承上,使其形势递相映带,无使势背。——蔡邕《九势》句

(105)夫书先默坐静思,随意所适,言不出口,气不盈息,沉密神彩,如对至尊,则无不善矣。——蔡邕《笔论》句

(106)笔迹者,界也,流美者,人也,非凡庸所知,见万象皆类之。——钟繇笔法句

(107)凡人各殊气血,异筋骨。心有疏密,手有巧拙。书之好丑,可为强哉?若人颜有美恶,岂可学以相若耶?——赵壹非草书句

(108)下笔点画波撇屈曲,皆须尽一身之力而送之。——卫铄《笔阵图》句

(109)凡书贵乎沉静,令意在笔前,字居心后,未作之始,结思成矣。——王羲之书论句

(110)笔成冢,墨成池,不及羲之即献之。笔秃千管,墨磨万锭,不作张芝作索靖。——苏轼题二王书句

(111)王僧虔书如王、谢家子弟,纵复不端正,奕奕皆有一种风流气骨。——萧衍古今书优劣评句

(112)书之妙道,神彩为上,形质次之,兼之者方可绍于古人。——王僧虔笔意赞句

(113)心不厌精,手不忘熟。若运用尽于精熟,规矩谙于胸襟,自然容与徘徊,意先笔后,潇洒流落,翰逸神飞,亦犹弘羊之心,预乎无际;庖丁之目,不见全牛。——孙过庭书谱句

(114)初学分布,但求平正;既知平正,务追险绝;既能险绝,复归平正。初谓未及,中则过之,后乃通会,通会之际,人书俱老。——孙过庭书谱句

(115)篆尚婉而通,隶欲精而密,草贵流而畅,章务检而便。然后凛之以风神,温之以妍润,鼓之以枯劲,和之以闲雅。故可达其性情,形其哀乐。——孙过庭书谱句

(116)贵能古不乖时,今不同弊,所谓文质彬彬,然后君子。何必易雕宫于穴,反玉辂于椎轮者乎!——孙过庭书谱句

(117)文则数语,方见其意,书则一字,已见其心,可谓得简易之道。——张怀瓘文字论句

(118)气势生乎流便,精魄出于锋茫。——张怀瓘文字论句

(119)深识书者,唯观神采,不见字形。若精意玄鉴,则物无遗照,何有不通。——张怀瓘文字论句

(120)夫执笔在乎便稳,用笔在乎轻健,故轻则须沉,便则须涩,谓藏锋也。——韩方明授笔要说句

(121)素曰:“吾观夏云多奇峰,辄常师之,其痛快处如飞鸟出林,惊蛇入草。又遇坼壁之路,一一自然。真卿曰:‘何如屋漏痕?’素起,握公手曰:‘得之矣!’”——陆羽怀素别传句

(122)往时张旭善草书,不治它技,喜怒窘穷,忧悲愉佚,怨恨,思慕,酣醉无聊,不平,有动于心,必于草书焉发之。——韩愈送高闲上人序句

(123)用笔在心,心正则笔正,乃可为法。——书小史载柳公权句

(124)苏子美尝言:明窗净几,笔砚纸墨皆极精良,亦自是人生一乐。然能得此乐者甚稀,其不为外物移其好者,又特稀也。——欧阳文忠公集句

(125)作字要熟,熟则神气完实而有余。——欧阳文忠公集句

(126)书法备于正书,溢而为行草。未能正书,而能行草,犹未尝庄语,而辄放言,无是道也。——东坡集句

(127)故仆书尽意作之似蔡君谟,稍得意似杨风子,更放似言法华。——苏东坡论书句

(128)吾虽不善书,晓书莫如我。苟能通其意,常谓不学可。貌妍容有颦,璧美何妨椭。端庄杂流丽,刚健含婀娜。——苏东坡次韵子由论书诗

(129)书必有神气骨肉血,五者阙一,不为成书也。——东坡集句

(130)古之论书者,兼论其平生,苟非其人,虽工不贵也。——苏轼书唐氏六家书后句

(131)吾书虽不甚佳,然自出新意,不践古人,是一快也。——东坡集句

(132)今时学兰亭者,不师其意笔意,便作行势,正如羡西子捧心而不自寤其丑也。——山谷题跋句

(133)凡学书欲先学用笔。用笔之法欲双钩回腕,掌虚指实,以无名指倚笔,则有力。——黄庭坚论书句

(134)凡学字时,先当双钩,用两指相叠,蹙笔压无名指。高提笔,令腕随已意左右。——黄庭坚论书句

(135)凡作字须熟观魏晋人书,会之于心,自得古人笔法也。——黄庭坚论书句

(136)学书须要胸中有道义,又广之以圣哲之学,书乃可贵。若其灵无程,政使笔墨不减元常、逸少,只是俗人耳。——山谷文集句

(137)凡书害姿媚是其小疵,轻佻是其大病,直须落笔一一端正。至于放笔自然成行,则虽草而笔意端正。最忌用意装饰,便不成书。——黄庭坚《山谷文集》句

(138)凡书要拙多于巧。近世少年作字,如新妇子妆梳,百种点缀,终无烈妇态也。——黄庭坚论书句

(139)用笔不知擒纵,故字中无笔耳。字中有笔,如禅家句中有眼,非深解宗趣,岂易言哉。——山谷文集句

(140)一日不书便觉思涩,想古人未尝片时废书也。——米芾海岳名言句

(141)学书须得趣,他好俱忘,乃入妙。别为一好萦之,便不工也。——米芾海岳名言句

(142)学书贵弄翰,谓把笔轻,自然手心虚振迅天真,出于意外。——米芾自述学书帖句

(143)壮年未能成家,人谓吾书为集古字,盖取诸长处,总而成之。既老始自成家,人见之,不知以何为祖也。——米芾海岳名言句

(144)前人作字焕然可观者,以师古而无俗韵,其不学臆断,悉扫去之。——赵构翰墨志句

(145)翟伯寿问于米老曰:“书法当何如?"米老曰:“无垂不缩,无往不收。"此必至精至熟,然后能之。——姜夔续书谱句

(146)与其工也宁拙,与其弱也宁劲,与其钝也宁速。然极须淘洗俗姿,则妙处自见矣。——姜夔续书谱句

(147)学书在玩味古人法帖,悉知其用笔之意,乃为有益。——松雪斋文集句

(148)右军书《兰亭》,是已退笔,因其势而用之,无不如志,兹其所以神也。——兰亭十三跋句

(149)学书有二,一日笔法,二曰字形。笔法弗精,虽善犹恶;字形弗妙,虽熟犹生。学书能解此,始可以语书也。——昆山志载赵孟頫

(150)右军字势,古法一变,其雄秀之气,出于天然。故古今以为师法。齐梁间人,结字非不古,而乏俊气,此又存乎其人,然古法终不可失也。——赵孟頫兰亭十三跋句

(151)右军人品甚高,故书入神品。奴隶、小夫、乳臭之子,朝学执笔,暮已自夸其能,薄俗可鄙。——赵孟頫兰亭十三跋句

(152)字之中点画重并者,随宜屈伸以变换之点不变谓之布棋,画不变谓之布算子。——陈绎曾翰林要诀句

(153)大率书有三戒:初学分布,戒不均与欹;继知规矩,戒不活与滞;终能纯熟,戒狂怪与俗。——项穆书法雅言句

(154)书之法则,点画攸同。形之楮墨,性情各异,犹同源分派,共树殊枝者。——项穆书法雅言句

(155)未书之前定志以帅其气;将书之际养气以充其志。勿忘勿助由勉入安,斯于书也,无间然矣。——项穆书法雅言句

(156)古人名迹,愈阅愈作,仆性善草书,每一阅,必有所得,益知古人不易到也。——文彭六砚斋二笔句

(157)作书须提得笔起,不可信笔。盖信笔则其波画皆无力。提得笔起,则一转一束处皆有主宰。——董其昌画禅室随笔句

(158)作书之法,在能放纵,又能攒捉。每一字中,失此两窍,便如昼夜独行,全是魔道矣。——董其昌画禅室随笔句

(159)字须奇宕潇洒,时出新致,以奇为正,不主故常。——董其昌画禅室随笔句

(160)作书所最忌者,位置等匀。且如一字中,须有收有放,有精神相挽处。——董其昌画禅室随笔句

(161)黄山谷书如剑戟,构密是其所长,潇散是其所短。苏长公书专以老朴胜,不似其人之潇洒,何耶?米南宫书一种出尘,人所难及,但有生熟,差不及黄之匀耳。蔡书近二王,其短者略俗耳,劲净而匀,乃其所长。孟頫虽媚,犹可言也。其似算子率俗书不可言也。尝有评吾书者,以吾薄之,岂其然乎?倪瓒书从隶入,辄在锺元常《荐季直表》中夺舍投胎,古而媚,密而散,未可以近而忽之也。吾学索靖书,虽梗概亦不得,然人并以章草视之,不知章稍逸而近分,索则超而仿篆。分间布白,指实掌虚,以为入门,迨布匀而不必匀。笔态入净媚,天下无书矣,握入节,乃大忌。……”——徐渭集句

(162)余于书于诗于文于字,沈心驱智,割情断欲,直思跂彼堂奥,恨古人不见我,故饮食梦寐以之。——王铎琼蕊庐帖句

(163)学习不参通古碑书法,终不古,为俗笔也。——王铎文丹句

(164)写字无奇巧,只有正拙,正极生奇,归于大巧若拙而巳。——傅山霜红龛全集句

(165)吾极知书法佳境,第始欲如此而不得如此者,心手纸笔主客互有乖左之故也。期于如此而能如此者,工也。不期如此而能如此者,天也。——傅山字训句

(166)不知篆籀从来,而讲字学书法,皆寐也,适发明者一笑。——傅山杂记句

(167)宁拙毋巧,宁丑毋媚,宁支离毋轻滑,宁真率毋安排,足以回临池既倒之狂澜矣。——傅山霜红龛全集句

(168)笔意贵淡不贵艳,贵畅不贵紧,贵涵泳不贵显露,贵自然不贵作意。——宋曹书法约言句

(169)作字惟有用笔与结字,用笔在使尽笔势,然须收纵有度。结字在得其真态,然须映带匀美。——冯班钝吟书要句

(170)横不能平,竖不能直,腕不能展,目不能注,分布终不能工;分布不工,规矩终不能圆备;规矩有亏,难云法书矣。——笪重光书筏句

(171)作书作画无论老手后学,先以气胜得之者,精神灿烂,出于纸上,意懒则浅薄者无神,不能书画——原济大涤子题画诗跋句

(172)作书之道,规矩在心,变化在手:体欲方而用欲圆,指欲实而腕欲虚,神欲行而官欲止。审量于此,方可学古人法帖。——王宗炎论书法句

(173)学书如穷经,宜先博涉,然后反约。不博,约于何反?——梁献承晋斋积闻录句

(174)学书须步趋古人,勿依傍时人。学古人须得其神骨,勿徒其貌似。——梁谳评书帖句

(175)作字如人然,筋、骨、血、肉、精、神、气、脉,八者备而后可为人,缺其一,行尸耳。——王澍论书剩语句

(176)书着意则滞,放意则滑。其神理超妙浑然天成者,落笔之际,诚所谓不及内外及中间也。——张照天瓶斋书画题跋句

(177)学书无他道,静坐以收其心,读书以养其气,明窗净几以养其神。——梁同书频罗庵书画跋句

(178)短笺长卷,意态挥洒,则帖擅其长。界格方严,法书深刻,则碑据其胜。——阮元《北碑南帖论》句

(179)北朝人书,落笔峻而结体庄和,行墨涩而取势排宕。万豪齐力故能峻,五指齐力故能涩。——包世臣艺舟双楫句

(180)外间人见子贞书不以为高奇,即以为怪诞,岂知无日不从平平实实,匝匝周周学去,其难与不知者道也。——何绍基东洲草堂文集句

(181)心声心画,无可矫为,然非刻苦用一番精力,虽人已成就,不见得全能搬到纸上。——何绍基东洲草堂文集句

(182)子贞用笔法:中锋直立,运腕而指不动又不失,乃得神。笔弱而指动则大逊,凡用手之事,皆以指不动为法。——陈介祺箐斋尺牍句

(183)学书者始由不工求工,继由工求不工。不工者,工之极也。——刘熙载书概句

(184)书者,如也,如其学,如其才,如其志,总之曰如其人而已。——刘熙载书概句

(185)每作一画,必有中心,有外界,中心出于主锋,外界出于副毫,锋要始中终俱实,毫要上下左右皆齐。——刘熙载书概句

(186)起笔欲斗峻,住笔欲峭拔,行笔欲充实,转笔则兼乎住起行者。——刘熙载书概句

(187)结字疏密须彼此互相乘除,故疏不嫌疏,密不嫌密也,然乘除不惟于疏密用之。——刘熙载书概句

(188)字体有整齐,有参差。整齐,取正应也;参差,取反应也。——刘熙载书概句

(189)学书通于学仙,炼神最上,炼气次之,炼形又次之。——刘熙载书概句

(190)凡书,笔画要坚而浑,体势要奇而稳,章法要变而贯。——刘熙载书概句

(191)字宜上半右边欹,至末画放平,欹故峭,平故稳。——姚孟起字学忆参句

(192)心地丛杂,纸墨精良,无益也。扬子云,字为心画。——姚孟起字学忆参句

(193)书贵熟,熟则乐书。忌熟,熟则俗。——姚孟起字学忆参句

(194)既曰分间布白,又曰疏处可走马,密处不透风。前言是讲立法,后言是论取势。——姚孟起字学忆参句

(195)苏子瞻云:前身相马九方臬,意足不求颜色似,论书者不当如此邪。——叶昌炽语石句

(196)楷法人手从唐碑,行草入手从晋帖。立此以为定则,而后可以上窥秦汉,下周近世。有本有文,折衷从说耳。——沈曾植宋拓阁帖跋句

(197)学书先贵立品,右军人品高,故书入神品,绝非胸怀卑污而书能佳,此可断言也。——清道人遗集逸稿句

(198)书者,散也。欲书先散怀抱,任情恣性,然后书之;若迫于事,虽中山兔豪不能佳也。——蔡邕《笔论》句

(199)字画承接处,第一要轻捷,不着墨痕,发羚羊挂解,学者工夫精熟,自能心灵手敏。——朱和羹临池心解句

(200)用笔之法,有言篆宜缓,隶宜疾。有言隶宜缓,楷宜疾。实则顿之则山安,导之则泉注。不论篆隶真草,皆当如是。——姚孟起字学忆参句

 

书论集萃200则!【书法理论】 - 無為居士 - 聚美齋

 

    無為居士 - 聚美齋

音画图文 美景美图
点击关注無為居士微博
感悟哲理
生活百科
八卦娱乐 博客美化
电脑技巧 精美相册 所有日志 我的圈子

 無為居士 - 聚美齋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無為居士 - 聚美齋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