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舞亭墨主的博客

业精于勤,荒于嬉;行成于思,毁于随。大方无隅,大器晚成。大音希声,大象无形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学高级教师,国家一级健身操指导员,高级形象设计师,《中国名家艺术报》编委,湖北书协会员、湖北女书家工作委员会委员,湖北教师书协理事,黄冈市楹联学会常务理事,黄冈巴河文化学会理事,黄州书协副主席,黄冈市劳动模范,黄冈总工会女工委员会委员。其书法作品曾被台湾、黄冈博物馆等机构和个人收藏,艺术简历和书法作品被《中国名家艺术报》、《书法报》推介,多次获全国省市各级书法奖项,被文化部教育部授予“最佳书法指导老师”。敬畏自然,敬畏生命,崇尚科学,崇尚艺术,珍惜时间,珍惜拥有,热爱工作,热爱生活,善待自己,善待朋友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王世镗:论草书章今之故【珍藏版】  

2015-07-25 23:37:59|  分类: 翰墨丹青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83614fc60102vp6p.html






草书之有章、今,由于时代风气所致,其精神独到处,皆足冠绝群英,各适一涂,谓互有短长则可,谓孰为优劣则不可也。然今出于章,习今而不知章,是无规矩而强求方圆,未见其可也。石氏《草字稾》搜罗虽富、不入章草一字,未免数典忘祖。
   盖不入汉儒之门,莫窥晋人之奥,此必经之阶级,其所由来者尚矣。论者但以波磔章奏为言,未足尽其微妙。约而论之,初学宜章,既成宜今。今喜牵连,章贵区别。今喜流畅,章贵顿挫。今喜放宕,章贵谨饬;今喜风标,章贵骨格;今喜姿势,章贵严重;今喜难作,章贵易识;今如风云雷雨,变化无穷、章如日月江河,循环一致;今喜天然,天然必出于工夫、章贵工夫,工夫必不失天然。难作者如天马行空,虽险无怖;易识者如鸿爪印泥,至终不变。今适于大,章适于小;大适肘臂,小适指腕。今险而章逸,今奇而章偶。今欲速,速贵能留,留则罕失;章欲缓,缓贵能走,走则不滞。今收笔故抑,抑便就下;章收笔故扬,扬便截上;用意不同,取势自异。今多用之寻常酬答,章辄用之郑重文牍;所谓章草者,以草书用之章程奏事也。汉章帝诏章奏许用草书,上好下甚,遂成风气,观帝书是何修整,顾以下呈上而敢纵越耶?故其一种敬穆之气,流露行间,元非忩遽可为。盖今草任笔兴所致,不害为佳;章奏必平心静气而为之,尚恐有失规矩而不易识,此根本上之殊点也。《笔阵图》、《书谱》疑之,然其言可借资考证。如《羲之题后》云;草书亦复须篆势、八份、古隶相杂,亦不得急,令墨不入纸;若急作,意思浅薄而笔即直过,唯有章草。噫!此殆欲尊重今草波及章草耳。夫章虽曰急就,又岂得令墨不入纸耶?谓[意思浅薄],[笔即直过],亦非具体之论,抽象言之。浅近白事、章程书,令人易晓,辄或有之,上奏可乎哉!或者谓汉时止有此体,《阁帖》《知汝》等书,在汉时不多见,为子敬、长史以虎邱作据。而张怀瓘《书断》乃云:章草之字区分,张芝变为今草,加其流速,上下牵连,则今草始于芝,而章草为古草矣。试观其一波三折,决非颠狂一往直前之概可比,不唯长史不能到,子敬亦膛乎望尘。不过此体书不适于奏章尔,虽诏许用,必通行已久,人多能作易识,不则又岂可强致耶?晋人今草虽不便章奏,然未有不本于章草者,假令彼时章奏许用,必不至于颠狂,盖祥金无能跃冶也。彼时已成为一种美术,人人矜重之,观止矣。蔑以复加矣。至唐人止重晋书,少章草一层工夫,翻欲出奇制胜,故流于颠狂,不可矜式。有学识者,多致力于行书,唐则有颜真卿,开宋四家,而苏为冠,然偶作大草,每苦于无根底而失规模,少有能知其故者矣。行书由唐至明、清,亦云观止,欲外此三者,再别创一体,皆自困之道,不则野狐禅耳!故唐人有一种书,不章不今,意在兼取,字体一律而不牵连,笔画一致而无波磔,一字一笔,如绳盘旋,略无姿势,既非难作,又不易识、两失章今之旨,强欲自成一家,绝无精神可贵之处。类此者,皆由于不知其层纍曲折,梢用功力,便欲外古人,异前程,而奇觚一新,予虽不敏,思过半矣。不甘为时代所汩没,特感功力未至,乃病臂不任书,又困于时地,交通不便,少有同志研究,而今老矣。尝有诗云:[佉盧飞舞遍人间,片假亦从东海还;赴急原非无国字,汉章雅命令重颁。]意在斯乎!意在斯乎!既著《急就考正》复为此论,非敢问世,聊示后昆,俾知所致力云尔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民国二十二年癸酉仲春积铁老人王世镗作

[转载]王世镗《论草书章今之故》

[转载]王世镗《论草书章今之故》

[转载]王世镗《论草书章今之故》

[转载]王世镗《论草书章今之故》

[转载]王世镗《论草书章今之故》

[转载]王世镗《论草书章今之故》

[转载]王世镗《论草书章今之故》

[转载]王世镗《论草书章今之故》

[转载]王世镗《论草书章今之故》

[转载]王世镗《论草书章今之故》

[转载]王世镗《论草书章今之故》

[转载]王世镗《论草书章今之故》

[转载]王世镗《论草书章今之故》

[转载]王世镗《论草书章今之故》

[转载]王世镗《论草书章今之故》

[转载]王世镗《论草书章今之故》

[转载]王世镗《论草书章今之故》

[转载]王世镗《论草书章今之故》

[转载]王世镗《论草书章今之故》

[转载]王世镗《论草书章今之故》

[转载]王世镗《论草书章今之故》

[转载]王世镗《论草书章今之故》

[转载]王世镗《论草书章今之故》

[转载]王世镗《论草书章今之故》

[转载]王世镗《论草书章今之故》

[转载]王世镗《论草书章今之故》

[转载]王世镗《论草书章今之故》

[转载]王世镗《论草书章今之故》

[转载]王世镗《论草书章今之故》

[转载]王世镗《论草书章今之故》

[转载]王世镗《论草书章今之故》

[转载]王世镗《论草书章今之故》

[转载]王世镗《论草书章今之故》

[转载]王世镗《论草书章今之故》

[转载]王世镗《论草书章今之故》

[转载]王世镗《论草书章今之故》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8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